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产品 服务 商城 招聘 小说

外贸

旗下栏目: 营销 外贸 代理 供求

专家:伊斯兰金融有助“一带一路”构想实施

来源:未知 作者:食品网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6-08
摘要:近年来,伊斯兰金融扩张的势头非常明显,其发展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中国这一穆斯林人口只占很小比例的国度,已经有多家企业使用伊斯兰金融产品。业内人士指出,一带一路沿线有很多伊斯兰国家,伊斯兰金融将在实现一带一路愿景中扮演重要角色。 (巴林经济
     近年来,伊斯兰金融扩张的势头非常明显,其发展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中国这一穆斯林人口只占很小比例的国度,已经有多家企业使用伊斯兰金融产品。业内人士指出,“一带一路”沿线有很多伊斯兰国家,伊斯兰金融将在实现“一带一路”愿景中扮演重要角色。

\
(巴林经济发展委员会执行董事维维安•贾马尔(Vivian Jamal)


“有道德的金融产品”散发着独特魅力

      科威特金融公司巴林总经理兼CEO阿卜杜哈基姆.阿尔哈亚(Abdulhakeem Y. Alkhayyat)对大公财经记者表示,伊斯兰金融符合伊斯兰教法,对于国际投资者来说,伊斯兰金融使得他们能够快速进入一些全球最具特色的经济体——从人口高度密集的新兴市场如印度尼西亚到更为富裕的地区如海湾地区。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原因,是投资者对利益的过度追逐和对道德的无视。伊斯兰金融是基于道德标准的金融产品,该类产品同时吸引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关注,它不会带来金融危机,因此民众对其需求越来越旺盛。”阿尔哈亚说。

      据了解,伊斯兰金融作为一个特殊的金融体系,必须遵守伊斯兰教义,其中有不少与当前全球金融体系颇不相同的地方,例如禁止利息、禁止投机行为、禁止投资于酒类、博彩业,以及教义不允许的产业等。它同时强调风险共担、利润共享等。虽然不进行利息交易,但通过伊斯兰金融仍可维持盈利和获取报酬,比如购买伊斯兰债券(Sukuk)的投资者,不会有利息收益,不过可以以投资利得的形式获取报酬。

      巴林经济发展委员会执行董事维维安·贾马尔(Vivian Jamal)向记者举例说,用于房屋贷款时,购房人在通过伊斯兰银行获得房贷后,会发现房产证上有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是银行,并且很清楚地注明了双方各自占有的房产比例。随着购房人逐年还款,双方还可以每年去更改房产证上各自占有的比例,直到哪天贷款还清了,房产证上的名字才只剩购房人。这充分体现了伊斯兰金融里公平和风险共担的两个原则。

      贾马尔同时还澄清了外界对伊斯兰金融可能存在的一些误解,即伊斯兰金融适用所有人,而不只是提供给穆斯林民众。

      贾马尔说,伊斯兰金融具有普适性,而且在某些国家,使用伊斯兰金融产品和服务的非穆斯林和穆斯林一样多。“对于许多投资者来说,伊斯兰基金和伊斯兰债券能提供有吸引力的资产类别,对于许多企业来说,伊斯兰金融能够为他们提供相当大的符合伊斯兰教法的资本。

\
(科威特金融公司巴林总经理兼CEO阿卜杜哈基姆.阿尔哈亚(Abdulhakeem Y. Alkhayyat) )

世界多地惦记着“全球伊斯兰金融中心”

      最新研究表明,到2020年全球伊斯兰金融市场规模将由目前的1.81万亿美元增长至3.25万亿美元(其中伊斯兰商业银行1.34万亿美元,伊斯兰保险334亿美元,伊斯兰债券2950亿美元),银行和保险将成为主力军。

      这一巨大的市场吸引了众多国家和城市争当“全球伊斯兰金融中心”。

      据阿联酋《海湾时报》发布的报告,目前伊斯兰金融全球中心为马来西亚和阿联酋。其中,迪拜是伊斯兰金融产品交易最重要的平台之一,也是世界第三大伊斯兰债券上市地。截至2014年上半年,在迪拜交易所上市的伊斯兰债券价值接近220亿美元,其中纳斯达克迪拜就超过180亿美元。伊斯兰开发银行已经在纳斯达克迪拜交易所启动了100亿美元伊斯兰债券的发行计划,这将进一步推动迪拜发展成为伊斯兰金融中心。

  马来西亚今年5月发行了15亿美元的全球伊斯兰债券,用总理兼财政部长纳吉布的话说,“(此举)用来巩固马来西亚作为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地位”。这些债券包括总值10亿美元为期10年和总值5亿美元为期30年的伊斯兰债券。其中30年期的产品是全球首个时间跨度如此之大的伊斯兰债券,并获得了6倍的认购额,显示了市场对这一产品的认可度以及外资对马来西亚信贷的信心。

  面对巨大市场的吸引,印尼也不甘落后。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也多次表示希望将印尼打造成为全球伊斯兰金融中心。佐科总统对实现该目标表示乐观并称,印尼是全球伊斯兰人口最多的国家,是全球伊斯兰债券最大的零售市场,也逐渐成为世界上发行伊斯兰债券最多的国家,如果印尼持续挖掘潜力,有望成为全球的伊斯兰金融中心。

  巴林,也在竞争这一位置。

  贾马尔表示,巴林作为伊斯兰金融中心已有很长一段历史。巴林是银行、回教保险公司、培训研究机构、基金经理和国际监管和标准设置机构的集聚地。巴林有大量人力资本可供公司利用,同时巴林拥有良好的环境,能够真正了解产业的运营情况。
  贾马尔强调,她并不认为这么多国家和城市争当伊斯兰金融中心是一种竞争。“我们想要帮助行业发展,并向全球扩张,所以我们欢迎如伦敦或卢森堡在内的金融中心的兴起,以及像马来西亚这样已经建成的金融中心持续不断作出贡献。巴林经常帮助其他国家,旨在共同提升伊斯兰金融行业。我们相信对整个行业有利的事情也能给巴林带来好处。”

  在这场伊斯兰金融中心“赛跑”中,中国香港也占据了一席之地。继香港政府在2014年9月成功发行价值10亿美元的伊斯兰债券后,香港金融管理局今年4月宣布计划于年内发行第二个10亿美元的五年期伊斯兰债券。香港政府相信可以通过发行第二个伊斯兰债券巩固其区域新兴伊斯兰金融中心的地位。

  中国内地的伊斯兰金融之路

  在中国内地,虽然还没有专门的伊斯兰金融机构,但是一些地方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思路,而在实际操作方面,更是有中国企业走在了前面。

  据路透社报道,“在‘一带一路’的带动下,(中国)国企和民企现在更加愿意开发伊斯兰金融,”日内瓦咨询公司Shariah Advisory Group亚太负责人表示。

  该公司正在协助海航集团融资1.5亿美元购买船只,这笔交易可能成为大陆企业首次通过伊斯兰金融获得融资。该负责人还透露,海航还计划发行离岸伊斯兰债券。

  内地房地产商碧桂园(2007.HK)今年10月宣布,将通过其在马来西亚成立的全资附属公司发行面值15亿马币(约26.65亿港元)的伊斯兰中期票据计划,为内房股中首例。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曾建议,要把宁夏打造成中国和海湾阿拉伯国家金融合作的先行区,利用5至10年内逐步把宁夏打造为中国国际化的伊斯兰金融中心。

  阿尔哈亚对上海也比较看好。他说,伊斯兰金融也有可能和已建成的传统金融中心共同繁荣成长——巴林在成为伊斯兰金融中心之前就是地区传统金融中心,所以像上海这样的城市也会在行业发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中国需要重视伊斯兰金融人才培养

  伊斯兰金融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领域,需要专业人才。贾马尔对记者表示,中国要想发展伊斯兰金融,培养具有国际水平的人才十分重要。“中国的财经专业人才已经非常符合要求,但是他们还需要从全球最佳的实践中学习,比如派遣人员去马来西亚、巴林的机构进行培训,或与来自这些国家的培训机构合作。”

  “中国要想开展伊斯兰金融,人才储备至关重要,要从现在开始,”贾马尔说。

  伊斯兰金融有助 “一带一路”构想实施

      贾马尔指出,中国的 “一带一路”网络上包括世界主要的伊斯兰金融中心——中东和东南亚,那里遵从伊斯兰教的资产占银行总资产的比例高达四分之一。伊斯兰金融将在实现“一带一路”愿景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中国应该更加重视这一产业的发展。“中国可以做的事情也很多。比如最基础的就是法律法规,要保证伊斯兰金融机构能够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竞争。”
责任编辑:食品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