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产品 服务 商城 招聘 小说

教育

旗下栏目: 品牌 文化 教育 法规

伊斯兰教为什么信仰经典(二)

来源:未知 作者:食品网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7-20
摘要:《古兰经》是一部大到天地奥妙,小到个人举止,是引导人们修身养性、治国安邦、为人处事、明白是非、辩清真伪、扬善止恶等等莫不指示详尽的伟大经典。《古兰经》宣扬人人平等,反对任何形式的压迫和剥削,提倡解放和保护妇女。这部经典既是世界观,也是方法
《古兰经》是一部大到天地奥妙,小到个人举止,是引导人们修身养性、治国安邦、为人处事、明白是非、辩清真伪、扬善止恶等等莫不指示详尽的伟大经典。《古兰经》宣扬人人平等,反对任何形式的压迫和剥削,提倡解放和保护妇女。这部经典既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
这部博大精深的经典以它独特的魅力开阔了人们的视野,激发了人们的情爱,舒张了人们的胸怀,教育了人们的心灵,复活了人们的良知,启迪了人们的思维,敞开了人们的心扉。使有理智的人们走上了伊斯兰正道。
使者穆罕默德从小没有念过一天书,他不识字也没有文化,《古兰经》是穆罕默德受到真主的启示后铭记在心,然后经他口述,由他的伙伴记录整理而成。《古兰经》无论是整体还是局部均无懈可击,非一般人之能力和水平所能撰写,经现在的科学研究也予以证明和肯定。因此可以认定《古兰经》是真主的启示。《古兰经》是真主赐给人类的经典,无论任何种族,任何人群都应当追求和信仰。
《古兰经》的言辞高雅美妙,内容包罗万象,使一些大文豪,雄辩家都望尘莫及,衷心折服。何况我们的穆圣还是一个没进过学堂的文盲。穆圣没有上过学是经过历史学家考证的。他们在历史学——东方史上写道:“穆罕默德是个文盲没念过一天书,受差为先知使者后,通过自学,有了点文化,不过就能看一些小册子,没有看大部头著作的能力,当然更别说写像古兰那样的高水平的书了。”真主把自己的真言降在一位文盲使者上,就有避免使人猜测是人作的嫌疑。如降在一个大文豪上,避免这样的猜测就很困难了。
《古兰经》的到来,结束了阿拉伯半岛的蒙昧,使那些崇拜偶像的阿拉伯人停止了罪恶,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古兰经》是真主神圣的启示,它受到真主的保护,不会再遭到人为的篡改。它曾指引无数人走向伊斯兰,今后仍将引导世界各民族的一代代人继续这条道路。  确信《古兰经》是真主的启示,相信《古兰经》的真实性,是穆斯林的信仰要素。遗憾的是,最近几个世纪以来,全世界的穆斯林由于忽视了,《古兰经》的学习和运用,导至了曾经是世界最先进的穆斯林民族的落后,成为了社会不进步、科技不发达的民族,受到歧视和压迫。
人们在学习经典的初期,唤醒了先天存在于我们内心的良知,其实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对于真主都有不同程度的认知。只是在后天繁杂的环境中,对真主的崇拜渐行渐远,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迷惘。
《古兰经》的原文是真主用阿拉伯语颁降给穆圣的。为什么真主当时要用阿拉伯语颁降《古兰经》呢?因为我们的穆圣是阿拉伯人,使用的是阿拉伯语,而且他所面对的宣教对象基本上都是阿拉伯人。真主以阿拉伯语降示《古兰经》就是为了首先让阿拉伯人能够听懂、能够理解,然后按照《古兰经》的精神去工作、去生活。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我以你的方言使其易懂,以便他们记取。”(44:58)
真主把《古兰经》降示于阿拉伯半岛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阿拉伯语的稳定性,从《古兰经》降示到现在已经1400多年,阿拉伯人使用的阿拉伯语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也就是说,现代的阿拉伯人读1400多年前的阿语《古兰经》仍然能够熟练的阅读,而且能够读懂,读明白。如果在我们中国,你读读1400多年前的汉语文字和文章,你能读懂吗?能读明白吗?除非是专门研究历史文学的人。
再有一个原因就是真主降示《古兰经》是为了劝善戒恶,教诲世人,而当时的阿拉伯社会是世界上最愚昧、最黑暗、最堕落的地方,酗酒、赌博、崇拜偶像、杀害女婴等等,一切罪恶的盛行不是当时其他民族能够相比的。《古兰经》用阿语降示给穆圣就像一个医生给众人治病,要先治急重病患者一样,道理就这么简单。
《古兰经》降示一百多年后,阿拉伯人到中国传教或经商把伊斯兰信仰和《古兰经》带入中国,而且很快被中国人所接受,从唐朝到明清二个朝代中国穆斯林的人口有了很大的发展。为什么伊斯兰教能够在中国很快发展起来呢?是因为《古兰经》中的教诲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相适应。而且那时中国穆斯林学者的视野和胸怀比现代中国穆斯林学者的视野和胸怀还宽阔。如果不是由于明清两代王朝的腐败,对穆斯林的欺侮和屠杀,那么今天在我们中国汉族穆斯林的数量也会很多。 
从19世纪末开始到现在,我国已经有许多的《古兰经》汉译本问世。有的在正文之外,还带有简注,也有的详细解说。当前,《古兰经》在我国的全译本,包括汉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已有20多种,而且还有新译本呈现的趋势。
汉译《古兰经》按出书先后为序,排名如下:
(1)《可兰经》   铁铮  1927年    译者非穆斯林,据日语译本译。
(2)《汉译古兰经》姬觉弥 1931年  译者非穆斯林,据英、日
转译, 用文言体(有穆斯林李虞寰、薛子明、等人合作、校阅而成)。
(3)《古兰经译解》王静斋  1932年  阿文本直译,文言体(甲本)。
(4)《古兰经译解》王静斋  1942年  阿文本直译,经堂语(乙本)。
(5)《古兰经汉译》刘锦标1943年  有注解,由门生助译附传。
(6)《古兰经译解》王静斋  1946年   阿文本直译有注释(丙本)。
(7)《古兰经大义》杨仲明 1947年   阿文本直译,用文言体。
(8)《古兰经国语》时子周 1958年   英文转译,文言体译解。
(9)《古兰经》 马坚  1981年  阿文直译,为目前中国穆斯林的普遍引用本。译者为北大阿语教授,1978年已归真。
(10)《古兰经韵译》 林 松  1988年  阿文直译本,带有简注和题解,特点是用现代汉语压韵文体。译者为中央民族学院教授。
(11)《古兰经》 仝道章  1989年  英文本转译,注释详尽。书后对照详注译本,有列圣世系表和人名地名对照表。
(12)《古兰经》 周仲羲  1990年 阿文译本,注释中有艾赫迈迪耶的观点,因而流传不广。
(13)《古兰经》 马振武   1995年   经堂语译本
(14)《古兰经新注》(又名:清真溪流) 沈遐淮  1996年 何文译本不详, 注释中带有政治观点。
(15)《古兰经译注》 李静远  2005年8月由英文转译,阿文校正,是两代人的心血结晶,执笔者为张承迁,李氏为其母已归真。是目前译本中最为详尽、最为通俗的译注。
(16)《古兰经译注》 马金鹏  阿文直译本。译者文北大阿语教授,已归真,2005年10月 出版。
(17)《古兰经简注》 马仲刚  阿文直译本,译者为云南伊斯兰经学院院长,2005年11月 出版。
(18)《古兰解注精华》 李鸿鸣 2008年6月
(19)《古兰经 》简释集粹   白志所  2011年4月出版
(20) 《古兰经简注》  张承迁译文 马庭钧简注 2014年斋月出版。 
 (21)《古兰经解》一至六卷  张树奎译释  2015年3月石家庄印。     
  王静斋阿訇曾说:“很多人希望《古兰汉译》,能够有一部完善的标准本。我敢武断这理想中尽美尽善本,任凭是谁,终难作到。毕竟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
一些学者和穆斯林已经提出译本过多,不可否认这些译者在阿语,汉语以及经学修养方面有着一定的差异,有个别观点还彼此相左。有些学者曾呼吁有关部门和中国伊斯兰教协会能够审定或组织翻译一部高质量,高水平的标准本。这件事情谈何容易,正如已故原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安士伟所说:“自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起,半个多世纪以来海内外学者用汉语翻译的《古兰经》已经超过十个版本。尽管各家译本一时难以达到多方公认的范本水平,但是译经大业的成绩,经过这些学者的努力确实已经够斐然可观的了。实事求是地讲,如此伟大深奥的《古兰经》翻译和注释起来难度极大,各种中文译本,尤其是公认的范本,绝非是短期内能够实现的。不过已出版的各家中文译本各有千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理应允许各家译本有自己的特点、心得和体会,只要译经者是虔诚为主道而译经,持有客观公正、严肃负责的态度,举意为穆斯林大众服务,就会得到穆斯林大众的尊重。”(为林松所著《古兰经在中国》序言)
尽管这样,但是,广大的中国穆斯林还是希望能够看到一本权威的、最贴近《古兰经》原意的、翻译精准的中文《古兰经》。社会发展到今天,世界上各种文字之间的翻译已经不是问题。如果有谁或某个部门能够把中国的一些知识渊博的翻译家、伊斯兰学者们组织起来,大家集思广益、发挥最大的聪明才智、统一认识,搞出这样一部比较理想的中文《古兰经》来,那将是对伊斯兰的极大贡献,真主一定会赐予他们两世的吉庆和光荣。
关于《古兰经》的汉译本,穆斯林学者用汉文正式翻译《古兰经》,是始于19世纪末,是清朝著名的穆斯林学者马复初译的《宝命真经直解》。据传已完成了20卷,原稿毁于火灾,幸存下来的只有前五卷。近几十年,《古兰经》的汉译本已出版了十几种之多。这些全译本受到通用汉语的中国各族穆斯林的热烈欢迎,也标志着我国汉语译经活动在学术上有了可喜的进步和发展。他们的译文在《古兰经》汉译史上都具有很高地位。这些全译本,或用凝炼典雅的文言体,或用寺院教学的经堂语,或用顺口悦耳押韵体,或用通俗畅达的白话文,各具风格。而最受欢迎的是当代中国人能够轻易看懂的、通俗的、用现代语言译注的《古兰经》。
现在流传最广的是马坚教授的直译《古兰经》,马坚教授的直译《古兰经》通俗易懂,译词恰当,受到中国穆斯林的喜爱。马坚是云南个旧沙甸村人。他在三十年代初就学于埃及艾资哈尔大学和阿拉伯语文学院,曾以阿拉伯文著《中国回教概况》,并将中国的《论语》译为阿拉伯文,都在埃及出版。在埃及留学八年后,于1936年回国。1945年起,任北京东方语言文学系教授。又曾任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常务委员,中国亚非学会理事。1978年去世,享年七十二岁。
张承迁先生的《古兰经译注》译解详细,语言通俗。这本译注遵循了一条规律,即以经解经,并以中国现代人的视角,作出了相应的解释,受到中国穆斯林青年的普遍欢迎。
真主启示的《古兰经》是面对全人类的,它的博大精深不是那一个人能够理解透彻的。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什么时候毁灭,只要人类存在一天,《古兰经》的光辉就会继续照耀下去。人们对启示的认识也将会不断地深化,不断地接近真主的教导意图。我们今天认识到的,也许明天就会显得很幼稚,又会被更深刻的理解所替代。
真主为了达到他的创造目的,实现他对人类的指导,他给予人类的一切知识都是以不同的形式或不同的方法指向同一目标的。人类发展的每一步都与真主的指引分不开,不承认这一点,就等于否定了真主的绝对权威,否定了真主的能力。《古兰经》中说:“安拉确是全知诸天和大地的未见的,他确是全知心中所怀的”。(35:38)所以凡是人类能够说清楚的任何事物,都是出于真主启示范围之内的。真理的认识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信仰正确的人不能排除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不断更新、不断深化,更加接近真主的认识途径。
我们每个人都会从不同的角度和层次去学习《古兰经》,从生活的一点一滴中,去理解和参悟经典的内涵和精神,把握好自己人生的方向。当然一般的人谁也不可能把信仰实践到百分之百。因而,有信仰的人应当在真主经典的指引下,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否定自己,不断地接近真主,使自己的信仰尽力趋于完善。学习经典不能断章取义,各取所需,也不能片面地理解真主的教导。信仰的深入是一个相对永久的过程,信仰的深入就象科学研究和学习知识一样,只有前进,没有止境。
中国穆斯林虽然手中握有伟大的《古兰经》,也有先知穆圣的“言论和品行”做指引,但是,由于自身的信仰淡薄,不求进取,对教义的宣传教条俚俗。他们只能阿语背诵,既不懂其意,亦不求甚解,导致了思想禁锢、固步自封、目光短浅、甚至唯我独尊。他们既不吸收新鲜文化,也不学习科学知识,这些人为的阻力和障碍,制约了伊斯兰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历史上任何文明的衰落,究其根源都不在于外部的侵扰和打击,而在于内部机制的僵化和落后。要寻找中国伊斯兰停步不前的原因,只能从内部开始,而且要下决心改变这种落后的状况,我们也只能从内部入手来改变。《古兰经》中说:“安拉确不改变人们的情况,除非他们改变他们自己的情况。”(13:11)
文化大革命前中国的穆斯林有二千三百多万人,当时中国的基督教徒只不过几百万人,三十几年后的今天,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调查,中国穆斯林仍然是二千三百多万,而中国的基督教徒据报道已经发展到将近一亿人,发展的差距多么悬殊,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这个原因必须从我们自身来检讨,这是由于我们穆斯林内部固守派别、各自为正、固步自封和墨守陈规造成的,广大中国穆斯林不懂阿拉伯语的《古兰经》,对翻译的中文《古兰经》又不重视、不学习,造成了对伊斯兰及《古兰经》理解和认识的浮浅,由于对经典理解的不深不透,导致清真寺和阿訇的功能也不能随着社会的发展与时俱进。
当我们为非穆斯林来访者人为地设置障碍的时候,而基督徒们正在教堂门口通过各种方式欢迎和招徕来访者。他们宣传基督教的“圣经”是经过翻译的现代汉文版,是中国人都能够看懂、看明白的语言。尽管他们的经典内容缺乏理性而且漏洞百出,但是让现代的中国人,尤其是年轻的中国人看起来却比较通俗易懂,在当前许多中国人迷失了人生方向,人们在彷徨、困惑和犹豫中生活,极力渴望能够找到一种信仰以慰藉自己心灵空虚的时刻,而基督教恰恰又采取的是一种开放式的宣教方式,所以人们就会轻而易举地接受他们的引导。
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教活动在历史上共有两次,第一次是唐代的景教传播,因为宗教语言的隔阂,不久就以失败告终。第二次是从明末清初一直到现在。以意大利人利玛窦为先行者,他是意大利天主教耶稣会的神父,明朝万历年间来到中国传教。开启用中文进行宗教经典的翻译和介绍活动,由于打破了宗教语言的障碍,基督教开始在中国获得发展。经过几百年的苦心经营,基督教的宣传工作在中国获得了成功。尤其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更是从当初不足百万人发展到近三千万。而基督教在中国的真正发展时期是在二十世纪末到现在的二十几年间,目前基督教在中国的人数已达一亿之众,这是基督教进入中国发展千余年来的一个顶峰时期。
基督教所宣传的主要内容就是崇拜三位一体的神,什么是三位一体呢? 就是“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位一体。圣父,就是父神,是创造有形和无形万物的父,这个父神是创造和掌管万物的,人们的生死和健康是由他支配的。第二位是圣子,是圣父的独生子,圣子即是耶稣基督,而耶稣就是基督教徒所说的“主”,基督徒认为耶稣具有真正的神性和真正的人性,具有二重性,是籍着童贞玛利雅圣灵感孕而生。圣子是“万世以先、为父所生”,万物都是借着他受造,“为救世人,以肉身成为世人,受死、复活、升天。”他将来必再降临,审判活人与死人。第三位是圣灵,他也是神,完全具有自己的位格。他不仅主动参与了创造和启示的过程,而且也分担了圣父维护宇宙秩序的工作。他的奇妙作为还有;把人们带到基督面前,使人们归入基督,并建立基督的身体——教会。他也是赐生命的,圣灵是从圣父分离出来与圣父、圣子同受敬拜,同受尊荣的神。基督徒们认为这三者不是三个神,又不是只是一位,是同时具有三个位格,又是一个本体的真神。这种拟议的想象其实还是多神崇拜的翻版,这仍然是站在人的立场上去想象造物主。形象一点来讲,就像小说西游记里的天兵天将一样,一个身子,三头六臂。三位一体的理论是难以使人理喻的。其实耶稣也只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并不具有一点神性,他所宣传的也是认主独一的宗旨,在他死后基督徒们把他奉为了神。
真主在《古兰经》里一再指出,尔萨(耶稣)是麦尔彦(玛利雅)的儿子,真主造化尔萨和造化普通人是一样的,也是真主将精神(灵魂)注入到尔萨的身体中,他仅仅是真主选择的一位使者,他没有一点神性。基督徒们把神想象的和人类一样,编造出荒谬的上帝有独生子的邪说。要知道真主是全能的,独一的,真主是没有儿子的,真主也不需要儿子,这纯粹是基督徒按照人的思维编造出来的,他们把尊大的真主人性化。真主能够创造一切、报应一切,也能够宽恕一切。他所要的任何事、任何物,只说“有”,它就有了。真主何需一个儿子呢?这不是多余吗?
先知尔萨(耶稣)也是一位真主从人类中选择的使者,他不但受真主的保护,也受真主的引导,他从三十岁开始传达真主的启示,三十三岁就被犹太人迫害钉死在十字架上,在世传教三年,他始终劝导人们认识独一的真主。但是他的门徒们却将他本人当成神的肉身,神的儿子,将他的一神论教导最终篡改为三位一体的基督教。所以基督教所宣传的“奥妙”只能靠信仰来接受和维持,而不能靠人的理性来领悟,如果认真地思索,就会发现三位一体的理论是不符合理性的。
基督教徒把尔萨(耶稣)说成是上帝的儿子,并尊称尔萨是主,麦尔彦是尔萨的母亲,那么在他出生之前,谁又是主呢?如果主是独一的,又怎么会同时成为三个,怎么会出来三位一体的论述?
先知穆萨和尔萨都是宣传认主独一正教的,由于追随穆萨的民众曲解了穆萨的教导,形成了犹太教。由于追随尔萨(耶稣)的门徒们的迷误,将其正确的劝导篡改为崇拜耶稣基督为核心内容的宗教,形成了基督教。人们通过对圣经〈旧约全书〉和〈新约全书〉中“神”概念的讨论和研究,可以发现,犹太教的神“耶和华”实则是一个古希腊神话式的部落神。而基督教的神“圣父、圣子和圣灵”实则是虚无化、人性化、世欲化的神。

。《古兰经》呈现在沙特阿拉伯这块荒芜的沙漠上,而且是降示给一个没有进过学堂的文盲先知穆罕默德,难道这还不值得人们深思吗?那里既没有古老的文化渊源,更没有培育学者的文化氛围,那里所有的只是干旱的沙漠,酷热的气候和无知的多神教徒。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的先知穆圣接受了真主的启示和教诲,创造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辉煌业绩。
《古兰经》启示来自于真主是毋庸置疑的,直到今天它的完整性也是无可非议的。它不同于人间的其他典籍,《古兰经》不但丝毫没有掺杂先知穆罕默德个人的观点,更没有他的伙伴和弟子的言论。先知在世时,他个人所说的话是不允许记录的,就是为了避免与真主的启示混淆起来。
没有灯塔照耀前进方向的民族是可怜的,而拥有灯塔却人为地不使其大放光芒的民族是悲哀的。《古兰经》确实来自真主,先知就是伟大的灯塔,先知用《古兰经》的教诲照亮了全世界。
《古兰经》从下降到现在1400多年来,没有被改动过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其语言的通俗准确,寓意的灵妙深奥,涵盖了从古至今的一切真理和原则,成为人类所有正确思想理论的依据。只要人类存在一天,《古兰经》的光辉就会继续照耀下去,人们对经典的认知也会不断地深化,不断地接近真主的教诲。
要想充分地了解和掌握《古兰经》的精神,必须按照《古兰经》的教导亲身去实践。《古兰经》并不是让人坐在椅子上轻松地念一念,只了解其抽象理论及教义就算成功了,也不像其它宗教的经典,参加几次讲习会或朗诵会就可以领会的。正好相反,它是一个讯息、一个任务、一个心灵思考的指南。需要人们根据它的指引去奋斗,去实践。  
《古兰经》的下降,指导着先知穆罕默德。他单身匹马开始了宣传伊斯兰,使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从此走出了独善其身的境地,置身于社会的战场,向充满邪恶的社会展开了无畏的挑战和斗争。将许许多多有良知的人们集合在他的周围。在真主的祐助下,他经过二十三年的努力,终于建立起一个伊斯兰的国度。在漫长而激烈的斗争中,真主的启示始终伴随着他,鼓舞着他坚守主道,顽强奋斗。人们怎么可以期待只念诵几段经文,不去实践《古兰经》的教诲,不需要走上正义与邪恶的战场,就可以获得《古兰经》的精华呢?要想充分地了解《古兰经》必须用《古兰经》的教导武装我们的头脑,接受它、理解它、运用它、然后走向社会实践它。
真主的使者穆圣的时代虽然结束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真主的引导就此停止,《古兰经》作为受到真主保护的经典,其指导将一直持续到世界末日,只要我们追随古兰经的教导,继续传播真理,人类就必定能持续不断地获得真主的引导。
为了伊斯兰的发展,人们需要对真主的教导反复地学习和探索,在实践中不断地加深认识和体会,以便我们的一切行为更加贴近真主的创造意图。学习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是没有终点站的目标。我们要坚持学习一点,领会一点;参悟一次,前进一步,每一步都是朝着真主喜悦的方向迈进。学习真主的启示应当和生活实践相结合,通过实践去完成真主让我们代治世界的意图。脱离了社会生活环境和不注重实践的教条学习,对信仰的升华不会有太多的裨益,也会导至忘记自己渺小的身份而妄自尊大。

真主的使者说:“我给你们留下了《古兰经》,只要你们能掌握住便永远走不了黑路。”现在的人们喜好装潢考究的房子,喜欢配置精华的豪车,更喜爱自己的亲人。可是,我们对《古兰》的态度又如何呢?
真主告诫说:“人类啊!出自你们养主的教诲,确已达到你们。并且是治疗胸怀的良药,是信仰人们的向导和慈惠。”(10:57)穆圣说:“你们中最优秀的人就是学习《古兰经》、教授《古兰经》的人。”
我们应当诚惶诚恐地认真学习《古兰经》,思考其中的玄机和奥妙,因为,真主在《古兰经》中召示了这部经典对人类的意义和目的:“这是对人们的一个公告,以便他们借此受到警告,并使他们懂得他是独一的主,以便有理智的人记取。”(14:52)
《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立教根本,学习和精通《古兰经》是每个穆斯林的基本功修。解析和深思《古兰经》的精神与内涵可以使我们的信仰更加稳固,可以使心灵得到宁静,使我们的胸怀更加宽阔,使我们的思想境界得以提升。按照《古兰经》的指引和教诲生活与工作就是积累后世天平善功的筹码,就是攀登在进入乐园的天梯上。

中国的穆斯林要全面而不是片面,要深刻而不是肤浅地学习和理解《古兰经》,要发扬穆圣及其伙伴的优良传统,要在复杂并充满邪恶和诱惑的环境中,坚定信仰,共同实现伊斯兰在中国的复兴。

责任编辑:食品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