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产品 服务 商城 招聘 小说

教育

旗下栏目: 品牌 文化 教育 法规

穆圣没有做过的事必定是受禁的和非法的吗?

来源:未知 作者:食品网管理员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7-20
摘要:无论是穆斯林中的先贤还是后学,也无论是在伊斯兰东方还是在伊斯兰西方的穆斯林学者们,他们都一致公议:穆圣先知放弃做某件事本身,并不是证明这些事物为非法和受禁的途径。事实上,穆斯林学者们确定某物或某事在教法判律属于当然、嘉义、允许、憎恶或非法

无论是穆斯林中的先贤还是后学,也无论是在伊斯兰东方还是在伊斯兰西方的穆斯林学者们,他们都一致公议:穆圣先知放弃做某件事本身,并不是证明这些事物为非法和受禁的途径。事实上,穆斯林学者们确定某物或某事在教法判律属于当然、嘉义、允许、憎恶或非法的途径,按顺序分别是:1、有古兰经明文的规定。2、有圣训明文的规定。3、有一致公议的判决。4、有类比。

在这之后的其他确定教法判律的途径,穆斯林学者们之间虽然对之存有分歧,但是这些途径基本上依照:5、圣门弟子的言论。6、为了防微杜渐。7、依照麦地那人的行为。8、采纳尾缺圣训为据。9、择善选择。10、依据虚弱的圣训等等被穆斯林学者所认可的立法依据和确定教法判律的途径。但是在这些依据和途径中,并没有以穆圣放弃某事或某物而作为伊斯兰剖析教法判律的依据。

因此,穆圣放弃某事或某物本身并不是从中剖析教法判律的途径。这也是历代穆斯林一致的认识。这一点,为许许多多的传述和传闻所证实。

圣门弟子们也从未将穆圣放弃某事或某物的做法,视为穆圣先知禁止某事或某物,甚至也从未将其视为这是穆圣先知憎恶某事或某物。这正是伊斯兰立教一千多年来,历代伊斯兰学者的一贯的认识。

例如,针对在昏礼之前所礼的两番拜是否为受憎恶的教法判律,伊玛目伊本·哈兹姆就曾经批评马立克学派和哈乃斐学派。因为这两个教法学派认为:艾布·伯克尔和欧麦尔,以及奥斯曼并未在昏礼前礼过这两番拜。对此,伊本·哈兹姆原话说:这个证据不能够证明什么。首先是这个传述不是连续,是有中断的传述。因为传述线索中传述人易卜拉欣,并未和他所传述的人处于同一时代。而他则是在奥斯曼被害后许多年后才出生的。其次,即便传述健全,那也不能作为证据。因为这段传述本身并不能证明说艾布·伯克尔、欧麦尔和奥斯曼他们禁止在昏礼前礼这两番拜,也不能证明说他们曾经憎恶做这两番拜。而如果他们认为,放弃那些属于副功的行为是许可和可行的话,那我们之间不存在放弃。(المحلى بالآثار)

在上述例子中,伊玛目伊本·哈兹姆并未对圣门弟子放弃昏礼前的两番拜作过多的剖析,他仅仅说明,只要在没有其他传述表明圣门弟子们刻意憎恶这两番拜的前提下,圣门弟子们放弃这两番拜功并不能证明什么。

这是一个说明圣门弟子放弃某事或某物本身不足为证的例子。这个例子正好说明穆圣放弃那些就事务本身而言属于合法事物时所表明的立场。对此,他在讲到晡时后礼两拜的问题时说:至于阿里·本·艾比·塔里布的传述,就其本身来说,并不构成证据,因为该传述仅仅告知他所知道的穆圣先知——他未曾看到穆圣礼过这两番拜。阿里的传述是真实可信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穆圣先知禁止了礼这两番拜,也不意味着他憎恶礼这两番拜。

同样,除了莱曼丹斋月外,穆圣先知从没有在其他月份全月封斋。但是,这也并非意味着自愿封的全月斋必定是受憎恶的斋。(المحلى بالآثار)

在伊本·哈兹姆看来,穆圣先知没有封过莱曼丹斋月外的全月斋的行为,并不能够证明封持莱曼丹月外的全月斋属于受禁止或受憎恶的行为,即便是穆圣先知从未这样做过。因为,有传述证实,穆圣先知并未在讲坛上宣讲过,穆圣只是站在树桩上宣讲,但是圣门弟子们并没有将站在讲坛上宣讲视为异端或非法。因此,圣门弟子们为穆圣制作了讲坛。(据艾哈迈德、提尔密济、达里米传述)

圣门弟子们绝不会去从事穆圣所禁之事,这是因为他们并不认为穆圣所放弃的事物属于异端。

穆圣先知在拜功中,放弃了在鞠躬后抬头中说:主啊,一切赞颂全归你,无尽的赞颂你(ربنا ولك الحمد حمدًا كثيرًا)……这样的赞词。但是圣门弟子们并未将穆圣放弃念这段在拜功中的祈祷赞词,视为穆圣的放弃必定意味着禁止诵念,否则,圣门弟子怎么会明知故犯地去从事一件非法而受禁之事呢?而穆圣先知对他们的行为也并未加以责备,并且也未对他们说:你做的好,但是不要再犯;或者禁止他们在拜功中诵念其他的赞念之词。

同样,我们知道,教法原理中这样的原则,在事发当时,其需要阐明的事由不允许推后解释。而拉菲阿·本·扎尔高所传述的圣训说:一天,我们都在跟随穆圣先知礼拜,当他在鞠躬抬头中说:“真主确已听到赞颂者的赞念(سمع الله لمن حمده)”时,有个跟拜的人便说道:我们的主啊,一切赞颂全归你,无尽的赞词和美好尽在其中(ربنا ولك الحمـد، حمدًا كثيرًا طيبًا مباركًا فيه)。礼拜结束后,穆圣先知便问:谁刚才念的赞词。于是这个人回答说:我念的。穆圣先知于是说道:“我看见三十多位天使,他们争先恐后地抢着记录下这些赞词。”(由艾哈迈德、布哈里、艾布·达乌德、奈萨仪、马立克在他的《穆宛塔》,以及拜伊哈格传述。)

圣门弟子毕拉力也未曾将穆圣先知没有礼洗完小净后的两拜视为受禁止的拜功。因此,圣门弟子毕拉力才会在小净后一直坚持礼上两拜,而未曾告诉穆圣。当穆圣问毕拉力说:“毕拉力啊,你告诉我在伊斯兰中,你做过的最好的功修是什么啊?我确听到你在乐园中双脚轻轻走路的声音。”

毕拉力回答说:“我没有做个任何最好的善功,我们不过就是在每次主命拜前,洗完小净后礼上两拜。”(布哈里传述)

我们知道小净之后的两拜,在获得穆圣的首肯之后,成为圣行“逊乃”,但是我们在此处所要证明的是,圣门弟子们对穆圣先知没有做过的礼拜,或放弃的赞词,并未就此而视为受禁的非法之举;我们要借以证明的是:穆圣先知也没有禁止圣门弟子们后来的行为与方式。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穆圣先知和圣门弟子们,以及前三代先贤们所放弃之事,并不能简单地视为就是受禁的非法之举,也不能简单地判定其必定是受憎恶之事。这也是圣门弟子们对穆圣在世时,对他所放弃的行为的理解,而穆圣也未曾否定圣门弟子们,以及他们之后的学者们对穆圣这一行为的理解。

真主至知!

责任编辑:食品网管理员